永定新聞網歡迎您!

長征路上的戴鏡元

2019-09-16 17:33:33 來源: 永定新聞網  責任編輯:   

長征路上的戴鏡元

胡大新

在戴鏡元家客廳的窗臺上,擺放著一個工藝品盤子,上面刻著16個大字:“無形戰線,無名英雄,無私奉獻,無尚光榮。”這是中央軍委總參謀部某部送給離休后的戴鏡元——在無形戰線上默默奉獻了幾十年的無名英雄的紀念品。

戴鏡元,永定岐嶺鄉竹聯村戴屋自然村人,中央軍委總參謀部某部原部長。他9歲加入共青團,10歲轉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震撼八閩的永定農民武裝暴動和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并先后擔任共青團永定縣、龍巖縣、連城縣縣委書記和中共連城縣委代理書記。14歲那年年底,他直接被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蘇區中央局書記的周恩來點名調到中央國家政治保衛局,1933年春被調到中革軍委(即中華蘇維埃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某局工作,他任研究員、參謀、黨支部書記,負責全局的保衛保密和黨務等工作。從此,他在這個特殊的崗位上整整戰斗了半個多世紀,為中國革命的勝利和國防現代化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本文記述的僅僅是他在長征路上的幾個片斷。

1934年10月,由于王明“左”傾錯誤路線的影響,中央主力紅軍未能粉碎國民黨軍對中央蘇區發動的第五次“圍剿”,被迫進行戰略大轉移,開始了舉世聞名的長征。作為中央中樞機關的一員,戴鏡元也隨同中革軍委機關踏上了漫漫征途。當時,中革軍委機關的代號為紅星縱隊,又稱中革軍委縱隊,某局參加長征的指戰員被編為該縱隊的第四分隊,分隊長(局長)曾希圣,副隊長(副局長)錢壯飛,戴鏡元任分隊黨支部書記、參謀,跟隨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一道行動,為黨中央、中革軍委做好情報保障工作。為了確保每天24小時工作不停頓,第四分隊采取歇與不歇兩梯隊工作制,即把人員分成兩個梯隊,前面一個梯隊行軍時,后面一個梯隊工作;后面一個梯隊行軍時,前面一個梯隊就工作。兩個梯隊交替工作,交替行軍。有時戰斗任務緊張,特別是在一些重大戰役期間,他們分成三四個梯隊工作、行軍。因此,紅軍長征走了二萬五千里,某局的指戰員工作了二萬五千里。

長征路上,由于國民黨對紅軍的圍追堵截,紅軍任何時候都可能遇到敵人,甚至大批敵機的狂轟濫炸,隨時可能流血犧牲。在紅軍強渡湘江那幾天,敵機特別猖狂,飛得很低,有時候低到從樹梢上擦過去。敵機來了,戴鏡元及其戰友們就迅速離開道路隱蔽起來。他們白天工作,黑夜行軍,有時正工作著,敵機扔下炸彈,把房子炸塌了,瓦礫、泥土把人、文件、機器都埋住了,他們立即爬起來,把機器上的泥土擦干凈,然后找個隱蔽的地方繼續工作,始終保證了黨中央、中革軍委隨時掌握不斷變化的敵情,并同各個方面保持著經常不斷的聯系。

渡湘江那天,戴鏡元及其戰友們正沿著湘桂公路前進時,敵機又來了。他們頭戴樹葉編的“防空帽”往路邊一蹲,迅速隱蔽起來。突然一顆炸彈落在戴鏡元不遠處,“轟”的一聲,泥土劈頭蓋臉把他埋了。那一瞬間,他什么知覺都沒有了。過了片刻,他從土堆里爬出來,拍拍身上的泥土,又繼續前進。渡過湘江后,他已經極度疲勞,但還得繼續工作。有時困倦極了,腦子里迷迷糊糊的,他就用冷水澆澆頭,使腦子清醒一些;有時實在太想睡了,他就用紙條往鼻孔里捅一捅,打個噴嚏,精神又振奮起來,繼續工作。

1935年1月,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全軍的領導地位。從此,毛澤東直接指揮紅一方面軍,采取高度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爭取有利時機,集中優勢兵力,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在長征路上大范圍的迂回,大踏步的前進。同年3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茍壩召開會議,討論進攻打鼓新場的戰役計劃,當時參加會議的絕大多數人都同意進攻打鼓新場,只有毛澤東堅決反對。他認為,國民黨黔軍在打鼓新場筑有堅固的工事,又有國民黨川軍從旁策應,滇軍將很快于12日趕到打鼓新場與黔軍會合,而我軍12日才能到達打鼓新場,在此情況下,如果硬啃這塊骨頭,我軍將會遭受嚴重損失,甚至可能蒙受滅頂之災。于是,打還是不打成了這次會議激烈爭論的焦點。

在這生死攸關的節骨眼上,戴鏡元及其戰友于當晚11時獲取了國民黨滇軍、川軍和黔軍的行動情況,并立即向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報告了這一重要敵情,證明毛澤東對敵情的分析判斷是完全正確的。

兩個小時后,即次日凌晨2時,中共中央政治局連夜再次召開會議,會議首先通報了敵軍行動的最新情況。在事實面前,與會議人員—致同意毛澤東放棄發起打鼓新場戰役的意見。此時,周恩來感慨地說:“如果我們貿然發起打鼓新場戰役,必然造成紅軍重大損失,后果真是不堪設想啊!”戴鏡元及其戰友以出色的工作,為中央的正確決策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此后四渡赤水、突破烏江、巧渡金沙江等戰役、戰斗中,又是戴鏡元及其戰友在沒有桌椅就以石頭代替的工作條件下,不斷獲取國民黨軍的行動情況,因而紅軍能夠知己知彼,采取聲東擊西、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跳出了蔣介石幾十萬大軍的圍追堵截,變被動為主動,取得了戰略轉移中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在紅軍巧渡金沙江之前,戴鏡元及其戰友摸清了敵情,并準確地推算出了敵軍抵達金沙江畔的時間,從而使紅軍得以在敵軍到達之前有條不紊地渡過了金沙江。

在紅軍第三次渡過赤水河之后,當天晚上要翻越一座大山。下山時,天下著大雨,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根本找不到山路。戴鏡元和第四分隊前梯隊順著山勢往下摸索前行,不久就分散了。戴鏡元走著走著,發現眼前似有一條灰白色的“山路”,便一腳踩下去,“撲咚”一聲,他掉進了水田里,弄得渾身又是泥漿又是水。這時他才明白,這是一片梯田,梯田的水微微泛白,好像一條大路。

為了趕路,他沒有更多的考慮,爬起來繼續往下走,剛走幾步,又掉落到下一塊梯田里,就這樣一連爬起掉落了五六次。梯田腳下有一條小路,緊靠附近的一個村子,他終于走出梯田踏上了小路。他和戰友們陸續前進,匯集齊后天還沒亮,盡管又累又困,但不能驚醒熟睡的群眾,便駐在一個破廟里。為了及時掌握情況,他顧不得全身都是泥水,就和戰友們一起投入了緊張的工作。長途跋涉的行軍,廢寢忘食的工作,缺少睡眠,他們疲憊不堪,行軍時經常走著走著就睡著了,有的靠倒在路旁的樹上,甚至有的掉進了土坑或水田里,驚醒以后急忙起來趕上隊伍,繼續前進。

由貴州興仁、興義地區向云南西進時,有一天凌晨5時,戴鏡元就開始沿著一條無名小河行軍。那天天氣酷熱,大家喉嚨發干,出發時隨身帶的水早已喝光,總想找點冷水喝。可是總司令部事先通知這條河水有毒,喝了會得粗脖子病,他們嘴唇裂開了也不能喝河里的水,硬是忍著饑渴,一連翻了10多座山,終于來到—個村子。村子里的土豪家有很多燒酒,能喝酒的人就以酒代水來解渴,邊走邊喝。

戴鏡元不會喝酒,可是實在太渴了,見別人喝便也喝了兩口。誰知走不多遠,他的頭就暈沉起來,獨自一人靠著樹干坐下歇歇,一會兒就呼呼的睡著了。忽然,他覺得有人搖了他一下,睜眼一看,旁邊站著周恩來及其兩個警衛員。他很不好意思的站起來,但腦子里還是迷迷糊糊的,喉嚨干得更難受。周恩來銳利的眼光早就看出他喝過了酒,他便老老實實地把酒后醉睡在樹下的情況向周恩來報告。周恩來不但沒有責備他,還把自己騎的馬讓給他騎。

周恩來慈祥地說:“上馬吧,好好騎著,我們一起走。”周恩來擔心他摔下來,要警衛員牽著馬跟著走。戴鏡元激動得不知說什么好。下午6點多鐘,他到達了宿營地,就立刻投入了工作,一直到次日天亮。

戴鏡元和第四分隊前梯隊隨中央領導渡過金沙江后,立即在江畔架線工作。江畔沒有房子,只有五六個小洞,洞里狹窄,而且很潮濕,頂上還不斷滴水。毛澤東在一個石洞里指揮著后面幾萬部隊渡江。戴鏡元他們的石洞與毛澤東的石洞緊挨著,他們把電臺搬進石洞里,大部分人則在大巖下面工作,每個人揀一塊石頭做為凳子,把稍大的石頭作為辦公桌子。經過20多個小時的連續急行軍,戴鏡元和深夜值班的戰友都十分疲勞,但他們重任在肩,根本不可能休息。他們堅持工作,有時手里握著毛筆正在寫字,“瞌睡蟲”襲來,一眨眼就打盹,便立即到江邊用冷水浸頭,清醒一下,而后繼續緊張工作。每當獲得最新的重要敵情,戴鏡元必須親自將情報送給毛澤東。后梯隊趕來辦完交接班手續后,戴鏡元他們才到江邊洗臉洗腳,就躺在沙灘上睡著了。這時,紅軍仍在繼續渡江,毛澤東對敵情了如指掌,而國民黨軍卻一直摸不清紅軍的行動意圖。中央紅軍靠6條破船、經過9天9夜全部渡過了金沙江。紅軍勝利渡江后的第二天,國民黨中央軍2個縱隊和滇軍1個縱隊才趕到江邊,他們連紅軍的影子也沒見到。

1935年6月17日清晨,戴鏡元及其戰友隨中革軍委縱隊開始翻越海拔數千米的雪山——夾金山,出發前,他們都喝了一些辣椒水,然后拄著棍子一步一步地攀登。越往上走,路越窄越陡,空氣越稀薄,雪也越來越深。他們冒著狂風和滿天飛舞的大雪,終于爬上了山頂。下山時,大家連滾帶爬、“坐飛機”似的向山下奔跑。山腳下的積雪不像山上那么厚,戴鏡元往下滑時雙腳被荊棘刺傷,左腳拇指骨被石頭碰破,鮮血直流,包扎以后仍發炎化膿。紅軍總司令朱德聞訊,要戴鏡元去干部連治療。他在干部連經過10天的治療,左腳拇指不再化膿,但仍疼痛,他就返回第四分隊繼續工作,并且與戰友們一起又接連翻越了4座大山。

過草地的第三天晚上,傾盆大雨下個不停。戴鏡元與幾位同事戴著斗笠,把包袱墊塊小油布放在膝蓋上當桌子,徹夜工作在帳篷里。雨水嘩嘩地從帳篷直往里邊灌,順著斗笠邊緣向身上流。戴鏡元彎著身子抄寫著,全身都濕透了。他腳底下的雨水湍流,積成了小河洼,雙腳長時間浸泡在泥水里,十分寒冷。到了后半夜,氣溫更低,他的手腳被凍得發麻,毛筆也被凍凝固了。當時所用的紙很粗糙,不能使用鉛筆書寫,每寫一個字他得把毛筆伸到嘴里邊呵一口熱氣,一不小心手一哆嗦就會把毛筆捅到嘴上或臉上,弄得滿嘴滿臉烏黑。一夜間,他和戰友們都成了滿臉黑胡子的張飛、李逵。經過7天7夜的草地生活,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難困苦,他們終于勝利跨過了茫茫的水草地。

1935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中革軍委和中央主力紅軍紅一方面軍勝利到達陜北革命根據地吳起鎮,結束了歷時一年零9天、縱橫11個省,行程二萬五千里的長征。次年10月,紅一、二、四方面軍3 大主力在陜北會師,長征勝利結束。

在整個長征過程中,戴鏡元及其戰友們千方百計地通過各種途徑來獲取國民黨軍調動等情報,為中共中央、中革軍委制定正確的戰略決策及時提供準確情報,并且有效地做好保密工作,使國民黨的“圍剿”軍隊始終也沒能夠摸清紅軍的確切軍事動向,他們扎實而卓有成效的工作為中央制定各項方針政策起到了巨大作用,為長征的勝利作出了特殊貢獻。他們得到了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中央領導的關心和支持。每當回憶長征歲月,戴鏡元的腦海中總會浮現出這樣一段小插曲:他們每次到了宿營地后都要架設天線,開展收發報工作。有一天下午,他們正在架天線時,遠處一名戰士手里拿著東西奔跑過來,邊跑邊喊:“毛主席讓我給你們送母雞來了。”原來是前方同志把打土豪繳來的幾只母雞送給了毛澤東,毛澤東卻把兩只雞送來慰勞他們了。

戴鏡元所在的中革軍委某局在長征路上出色的工作,得到中央領導的高度評價。中央紅軍到達陜北吳起鎮之后,毛澤東贊譽他們是“長征路上走路的燈籠。”事實證明,這盞“燈籠”不僅照亮了長征路,而且在后來的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中也放射出了燦爛的光芒。

(本文系筆者根據采訪戴鏡元的記錄整理而成,經戴鏡元親自審定。)


?
篮球比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