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聞網歡迎您!

?劉永生與赤寨會議

2019-08-21 10:32:59 來源: 永定新聞網  責任編輯:   

劉永生與赤寨會議

胡大新

中央主力紅軍長征以后不久,即1935年4月上旬,留在閩西南地區堅持游擊戰爭的我黨政軍主要領導人在永定縣西溪鄉赤寨村召開了第一次聯席會議。這是三年游擊戰爭時期的一次極其重要的會議,史稱“赤寨會議”。

1935年3月下旬的一天,天剛蒙蒙亮,永東游擊隊司令員劉永生就從永定縣金砂鄉賴石下趕到了仙師鄉的大阜村。一到村口,他發現路邊設了一個排哨。他上前與那些衣衫破爛的紅軍戰士接上關系,才了解他們的來歷。

原來,中央蘇區淪陷后,瞿秋白、何叔衡、鄧子恢等由一個警衛排護送,于1935年2月上旬離開中共中央蘇區分局駐地贛南井塘村,突圍到長汀四都,而后由福建省委保衛隊護送,向永定轉移。2月24日,他們在長汀水口附近被國民黨軍包圍,何叔衡在突圍中壯烈犧牲,瞿秋白被捕(不久被敵人殺害),鄧子恢與少數戰士突圍重返四都,與準備向永定轉移的陳潭秋、譚震林及他們率領的紅二十四師七十一團二營會合。鄧子恢他們經過20多天艱難跋涉,突破敵人的重重封鎖線,于3月下旬抵達永定縣仙師鄉大阜村與張鼎丞匯合。扎營后,他們個個疲憊不堪,身子像散了架似的,加之以為這一帶都是革命老根據地,且地處偏僻,十分安全,便安然入睡。

大阜村距縣城約20公里,四周群山環抱,人丁不上百戶。當時,中共永定縣委和溪南區游擊隊、卓霖游擊大隊也都駐在這里。陳潭秋、張鼎丞、鄧子恢、譚震林匯合后,準備在這里召開閩西南地區黨政軍負責人聯席會議,成立閩西南軍政委員會。

不料,就在陳潭秋他們到達大阜這天,被下溪南民團的一個團丁發覺,這個團丁立即返回峰市向團部報告。于是,國民黨軍駐峰市的一個連在當地民團的配合下連夜出發,到達仙師的斜坊后,分兵從秀富、巴塘尾、荷樹凹3路向大阜進逼,形成夾擊的態勢,妄圖把這支紅軍隊伍一網打盡。

且說劉永生與哨兵接上關系后,發現他們一個個相距太遠,而且沒有在高山上放哨,便建議他們:

“同志,你們這樣放哨不行,這個村子兩面高山,中間一條坑,要是敵人一來,我們四面受包圍,你要退也沒有地方可以退,太危險了,應該把崗哨放到山上去!”

“不怕,沒關系,你放心好了。”哨兵不聽勸告,自以為是。

既然勸告無效,劉永生便繼續往前走。進了村,他看見紅二十四師七十一團二營的指戰員都駐在西面山腳下,因為過度疲勞,仍在熟睡之中。

劉永生接到通知趕來,本來是參加會議的,不料卻遇上了一場惡戰。

他和警衛員找了個地方剛剛坐下,忽然聽到槍聲大作。他飛步跑到屋外觀察——發現約有一個營的敵人分3路向這里進攻,其中一路從豬子岌正向村里包抄過來。更為嚴重的是,敵便衣隊五六十人化裝成挑擔的老百姓,丟下扁擔,拿起駁殼槍,已經沖進村里來,打死打傷了一些紅軍游擊隊戰士,還奪去了幾挺輕機槍……

紅二十四軍那個營的指戰員被槍聲驚醒過來,但已無法應付眼前突發的情況。營長不但不指揮反擊,反而帶槍退卻,當了逃兵。該營機槍連有3挺重機槍,本來可以立即投入戰斗,因失去指揮,機槍手驚慌失措往后山跑,置還在山腳下指揮警衛班戰斗的領導同志于不顧。

部隊陷于一片混亂。

陳潭秋、張鼎丞、鄧子恢、譚震林等領導人的處境十分危險!

在這危急關頭,劉永生沉著鎮定,挺身而出。他對機槍連大聲喊道: “同志們,你們不能跑!領導同志還在下面,趕快架起機槍,一定要頂住!”

他們看見喊話的是一個素不相識的人,不予理睬,又繼續往山上跑。劉永生飛步追上前去,快到半山腰時橫著身子,張開雙臂,擋住了他們。他手握駁殼槍,聲若洪鐘:

“誰再退,我就槍斃誰。在戰場上沒有客氣,我可以指揮你們!“他們停住腳,才沒繼續往后跑。

“給我一挺機槍!”劉永生命令機槍連連長。

“你是哪個部隊的?”

“我是永東游擊隊司令員劉永生!現在情況緊急,你們聽我指揮!”劉永生一邊回答,一邊奪過重機槍,迅速把機槍架起來,向敵人猛烈掃射。

“噠噠噠……”

有幾個敵人應聲倒下,猖狂的氣焰被壓了下去。機槍連指戰員見此情景,趕快架起另兩挺重機槍,一起投入戰斗。

這時,村里的部隊才緩過氣來。在趕來增援的賴德華、鄭添和、邱其銀率領的文順游擊隊的配合下,乘機向敵人發起反沖擊,一鼓作氣,把敵人趕出了大阜村。

這次戰斗,擊潰國民黨第十師五十二團二營四連和陳榮光民團、鄭良坤民團300多人的進攻,斃敵50余人,繳獲一批槍支、彈藥。紅軍游擊隊犧牲了30余人,陳潭秋等70余人負傷。

槍聲停了,大阜村顯得格外沉寂。然而,此非久留之地,說不定敵人援兵一到,又將殺回馬槍。張鼎丞、鄧子恢、譚震林商議決定,把隊伍拉到比較安全的杭、永邊去。

隊伍集合后,張鼎丞感慨地對全體指戰員說:“這次如果不是劉永生同志挺身而出,沉著應戰,我們可能當俘虜羅!”

張鼎丞走到機槍連連長前面說:“你們要跟著劉司令,他智勇雙全,多謀善斷,而且人熟地熟,群眾關系好,跟著他肯定能打勝仗。”

當天上午,機關、部隊300多人撤離大阜。輕重傷員能走的,拄著木棍自己走,不能走的,都被抬的抬,攙的攙,帶到劉永生的家鄉嚴坑村去養傷,其余的由劉永生帶路,翻過幾座大山,忍著疲勞和饑餓,艱難地走了10多公里山路,終于到達永定西溪鄉赤寨村。

海拔近千米的赤寨村,峰巒疊嶂,樹高林密,翻過后山就是永定與上杭的交界處。劉永生把隊伍帶到離赤寨村幾百米遠的半山腰上安頓下來。

4月10日,閩西南地區黨政軍領導干部聯席會議在赤寨村的一個瓦窯里召開。陳潭秋以中共中央蘇區分局特派員的身份,帶傷主持了會議并講了話。①會議確定了“開展廣泛的、靈活的、群眾性的、勝利的游擊戰爭”的斗爭方針,選舉產生了閩西南地區黨政軍最高領導機構,把不久前在永定縣下洋鎮月流村成立的閩西軍政委員會充實改稱為閩西南軍政委員會,推舉張鼎丞為主席,鄧子恢為財政部部長,譚震林為軍事部部長(后鄧、譚被增選為副主席)。這次會議對于閩西南的黨組織和紅軍游擊隊勝利地堅持三年游擊戰爭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劉永生當選為閩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他在會上通報了當前的敵情之后,提議:“我們要相信和依靠群眾,做好群眾工作;要千方百計貯備糧食,準備長期斗爭……”

會議結束后,各部隊立即按照會議的部署,化整為零,廣泛地開展游擊戰爭。劉永生繼續率領永東游擊隊250多人在永定縣湖雷、陳東、岐嶺、南溪、大溪、下洋等地配合紅八團、紅九團保護群眾,進行反“清剿”斗爭。

注:①會后不久,陳潭秋取道汕頭、香港赴上海治傷。

(作者系龍巖市永定區文博研究員)


?
篮球比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