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聞網歡迎您!

賴祖烈:兩袖清風的紅色大管家

2019-08-20 18:29:54 胡大新來源: 永定新聞網  責任編輯:   

 賴祖烈(1907~1983),紅色金融機構的主要創建者之一、黨中央的紅色大管家,1907年生于龍巖市永定區湖雷鎮石城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因家境貧寒,為了生計,他13歲就背井離鄉,先后去上海、揚州等地同鄉開的條絲煙店當徒工、店員。在揚州期間,為了尋求革命真理,他與同鄉好友賴仁齋在收入微薄的情況下,省吃儉用,合訂了《新青年》等進步刊物。他一邊閱讀,一邊把重要的內容抄在小本子上,還經常與賴仁齋一起互相探討自己的理解和看法。進步思想漸漸地在他腦子里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投身革命

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閩西革命形勢急劇惡化。閩西革命先驅、福建第一個農村黨支部中共永定支部書記阮山為躲避國民黨反動派的追殺,暫時遠走他鄉,來到揚州。他向同鄉詳細介紹了家鄉的革命形勢,宣傳了革命道理。賴祖烈聽了以后,非常感興趣。他經常一下柜臺,顧不上吃飯,就去找阮山,向阮山請教各種問題,詳細詢問家鄉的革命斗爭情況。阮山返回家鄉后,他對阮山贈送的《共產主義ABc》《社會進化史》等書藉更是愛不釋手,如饑似渴地閱讀。賴祖烈的思想覺悟迅速提高,他決心以實際行動支持、參加家鄉的革命斗爭。

1928年5月,中共永定縣委為了更好地宣傳群眾、發動群眾,迫切需要一臺油印機,并訂購一些報刊。當時這些在閩西一帶是不可能搞到的。阮山寫信給賴祖烈,請他盡快設法購買,而后郵寄永定湖雷廖祥新代收。賴祖烈收到來信后立即東借西湊,籌措了300元錢,購買了一臺日本掘井卷筒油印機和一批臘紙、油墨等,寄給汕頭市德大行經理盧一民,由盧轉給湖雷廖祥新。他還代訂了上海出版發行的《新聞報》《申報》。

賴祖烈在閩西革命浪潮的鼓舞下,于1928年10月與賴仁齋一起回到家鄉,并由阮山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紅色金融機構的主要創建者之一

1929年5月下旬,毛澤東、朱德率紅四軍解放永定縣后,賴祖烈先后任石城坑黨支部書記兼赤衛連指導員、縣革命委員會財政委員,縣蘇維埃政府成立后他仍任財政委員。他積極投身于土地革命,不但經常冒著生命危險四處奔走籌集資金、財物,解決紅軍和紅色政權的給養,而且具體負責安排領導機關和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人的駐地、住房。同年冬,為了發揮永定蘇區的經濟,他根據縣蘇維埃政府的決定,具體負責在太平區、湖雷區等地創辦信用合作社,發動農民入股,發行鈔票,并創辦了中央蘇區最早的農民金融機構永定縣農民銀行。

1930年,由于國民黨對蘇區實行嚴酷的經濟封鎖,閩西蘇區廣大軍民在生產、生活等方面都面臨極大困難。為擺脫困境,中共閩西特委和閩西蘇維埃政府決定創辦閩西工農銀行。同年7月,賴祖烈調任閩西工農銀行委員會委員,參與籌建閩西工農銀行。閩西工農銀行成立后,他任營業科科長兼總務科科長、秘書。他和其他人員一起,在沒有現行管理制度的情況下,克服重重困難,不斷摸索經驗,統一財政,調劑金融,發行貨幣,發動蘇區廣大人民群眾入股,增加生產。他還鼓勵、動員商人把閩西的毛邊紙、草紙、條絲煙等土特產運到國民黨統治區去賣,而后把食鹽、布匹、棉花、紅糖等日用品、醫藥品運回蘇區銷售。

1932年,賴祖烈與毛澤民、李六如等人一起,籌建中華蘇維埃國家銀行及福建分行,他任福建分行行長兼福建金庫主任及中華商業總公司總經理,積極發展蘇區經濟,統一貨幣,統一財政,扶持生產,籌集軍餉。1933年,中央指派他組織工作團并任團長,隨軍到各地籌款和收集物資,支援中央蘇區反“圍剿”斗爭,成績顯著,受到中央財政部的表彰。賴祖烈為開創中央蘇區的財政金融事、發展中央蘇區的經濟作出了重要貢獻。 

為八路軍籌措軍餉和物資

1934年10月,賴祖烈隨中央主力紅軍長征的第四天,因突發惡性痢疾,不能行走,被留在贛南蘇區堅持斗爭。他先后任贛南財經委員會副主任、贛南軍區供給部部長,在陳毅領導下堅持艱苦卓絕的游擊戰爭。1936年,賴祖烈所在的游擊根據地遭到國民黨反動派的殘酷“清剿”,他與一些紅軍游擊隊指戰員在一次激烈的戰斗中不幸被俘。面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嚴刑逼供、高官相誘,賴祖烈始終堅貞不屈,不為所動。1937年國共合作后,經當地黨組織營救,他才被釋放。他回到家鄉后繼續參加當地的革命斗爭。

1937年7月抗日戰爭爆發后,賴祖烈奉命冒著生命危險,從家鄉永定縣秘密來到八路軍南京辦事處,找到了葉劍英、李克農、錢之光等人,被分配在新華日報社籌備處任會計,參與《新華日報》創刊籌備工作。2個月后,上海被日軍占領,時局緊張,報紙已無法出版了。賴祖烈奉命以押車副官的身份,將大批物資包括人民團體慰問八路軍的物資和印刷《新華日報》的紙張等從南京安全轉移、押送到八路軍西安辦事處。從浦口到西安,他們整整走了7天7夜,歷經艱難險阻。隨后,他調任八路軍武漢辦事處辦事處經理科科長,負責籌集、采購、管理、轉運八路軍、新四軍的軍餉和物資(包括槍支、彈藥)。八路軍武漢辦事處撤離武漢之前,因為國民政府軍需署遷到湖南衡陽鄉下,所以賴祖烈與錢之光也跟到衡陽,便于領軍餉、轉運物資,于是他先期抵達衡陽籌建臨時辦事處。

八路軍武漢辦事處西遷陪都重慶,時間緊迫、任務繁重。當時交通不便,國民黨反動派沿途設明卡暗哨監視辦事處的行動并多方破壞,而辦事處有許多重要文件和物資必須迅速、安全地運抵重慶。賴祖烈利用做通國民黨中央銀行一位要員的工作,借到一批國民黨中央銀行專用的、無特殊允許任何人都不能查問的轉運箱,用來裝辦事處的文件、物資。賴祖烈押運這批箱子,經過幾十天的艱難歷程,終于安全抵達重慶,圓滿完成了任務。到重慶后,賴祖烈擔任八路軍重慶辦事處經理科科長。

八路軍重慶辦事處要管的事情很多,除了正常的軍政事務外,還要管理云南、貴州、西康、湖南、湖北、廣東、廣西等省的我方機構及《新華日報》社等單位。這些機構的經費支出情況,都由賴祖烈一人管理。向國民黨軍需總署領取八路軍的軍餉,更是賴祖烈經常性的工作。

1939年下半年,國民黨頑固派破壞國共合作愈演愈烈,給共產黨工作帶來很大困難。賴祖烈善于做統一戰線工作,團結國民黨軍政部、軍需部、軍醫署、銀行等機構中的一些進步分子,爭取一些中間分子與中共真誠合作,克服了不少困難。賴祖烈結交的那些朋友,在蔣介石發動反共高潮時給了我方許多協助,使我方大批重要物資、重要人員得以安然無恙地輸送到延安。

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新四軍的軍餉由國民黨政府發給。由于國民黨反動派設置了許多障礙,所以領軍餉也是一項艱難的工作。當時包括國民黨軍去領軍餉的部隊很多,賴祖烈希望越早領到軍餉越好,因為早點轉存銀行可以獲得一筆可觀的利息,早存一天所得利息等于一個八路軍辦事處的經費,所以每到領餉之日,賴祖烈就早早等候在國民黨軍需總署門口。但是國民黨歧視八路軍,開始時八路軍的軍餉總是最后才領到,并且常被再三刁難,科以巧立名目的捐稅,七折八扣,使八路軍蒙受不應有的損失。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賴祖烈想了很多辦法,通過多種渠道做發餉者和銀行方面的工作。他運用黨的統戰政策,積極地廣泛地接觸國民黨軍方各階層人士。很快,他以自已敦厚老實、講義氣、重交情、樂于助人的特有品質,贏得了一些國民黨軍需總署上層人士和銀行工作人員的同情與友誼,他們常常給賴祖烈予優先照顧。后來,賴祖烈每次都能較早地領到軍餉并立即轉存銀行,從而為八路軍節省了不少經費。雖然物價一漲再漲,但八路軍的軍費卻損失甚微。 

黨中央的紅色大管家

1941年初,國民黨反動派發動皖南事變,重慶形勢也日趨緊張,八路軍辦事處處于國民黨警憲特的包圍之中。組織上獲悉賴祖烈已經成了國民黨特務監視的目標。為防不測,周恩來讓他以葉劍英的秘書的身份隨同葉劍英從重慶飛回延安。

賴祖烈抵達延安后,中共中央秘書長李富春在延安楊家嶺召見他,向他宣布組織決定:根據需要,中央決定成立中共中央特別會計科,負責管理中共中央的特別經費,協調使用全國各地方黨組織的經費,并負責籌措中共“七大”所需物資等準備工作,由他擔任科長,直接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領導。其時,賴祖烈還兼任陜甘寧邊區政府貿易局副局長。

接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任弼時專門找賴祖烈談話,就特別會計科的工作性質、具體任務、工作范圍和工作方法作了具體交待。任弼時特別強調;“你這項工作,職務不高,權力不大,但極其重要。這些經費是全國各地黨組織和全體黨員上繳的,它凝結著中國共產黨人的忠貞和血汗……管理這些經費是不允許有任何差錯的。”

從那以后,賴祖烈在這個崗位上一干就是25年。1945年,賴祖烈兼任中共中央辦公廳行政處副處長,負責中央領導人的生活事務等工作。

1946年1月,國共和平談判開始。1月13日,中共代表葉劍英飛抵北平,著手組建北平成立軍事調調處執行部(簡稱軍調部)我方機構。中央決定賴祖烈調任北平軍調部中共方面的辦公室經理組組長、行政處處長、交通處處長。根據與美、蔣達成的協議,軍調部的活動經費均由聯合國善后救濟總署提供,可是,實際支付給我方的經費卻少得可憐,連6個處的工作人員的“人頭費用”都難以應付。根據中央的指示,軍調部我方機構要積極開展上層統戰活動,要出版宣傳和平的讀物,要資助北平地下黨組織,等等。可是這一筆筆為數不少的經費從哪里來?

當時,平津地區的黃金價格疲軟,美元價格堅挺,而滬杭地區則恰好相反,許多國民黨的軍政要員利用手中的權力大做這種買賣,從中牟取暴利。賴祖烈認真研究了國統區的經濟動態、資金流向,提出在國民黨為我提供的活動條件和范圍內,巧妙地利用金融市場業已形成的種種弊端,為我黨籌集活動經費。他的想法經組織批準后,就秘密地從北平買進黃金,冒著被查出的風險,親自帶往上海、南京換成美元,然后返回北平拋出。日積月累,軍調部我方擁有了數目可觀的活動經費,除了添補軍調部中共方面的日常開支外,還解決了我方在北平主辦的《解放》三日刊的部分經費。

在國共斗爭極為尖銳復雜的情況下,賴祖烈不但千方百計籌措資金,而且經常親自秘密地給中共北平地下組織送錢送物資,做到萬無一失。多少個夜晚,賴祖烈喬裝打扮,避開國民黨特務的監視,為北平、天津地下黨組織送去經費。多少個白天,賴祖烈來到我黨創辦的《解放》報館提供資助,使這份旨在致力于和平、民主、團結、建設新中國的神圣事業的報紙得以不停地出版。

1947年1月,北平軍調部解散,賴祖烈返回延安。同年3月,國民黨軍對解放區發動重點進攻。胡宗南部進攻延安時,賴祖烈負責押送物資和重要文件隨中共中央機關撤離延安、轉戰陜北。中共中央后方工作委員會成立時,他擔任中共中央后方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中共中央機關遷到河北平山縣西柏坡后,他兼任晉察冀中央工作委員會副秘書長。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他隨李克農進城做接收北平的工作,并為中共中央機關進駐北平做好準備工作。 

兩袖清風  一塵不染

新中國成立后,賴祖烈歷任中共中央辦公廳特別會計室主任兼周恩來的財政秘書、政務院參事、國務院外國專家招待處處長、國務院外國專家招待事務管理局局長、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中南海管理局局長、中央警衛局局長等職。

中共中央辦公廳特別會計室是為黨中央管理錢財的專門機構。賴祖烈擔任該室主要負責人,始于烽火連天的抗日戰爭時期,其后經年累月,地位重要、工作特殊。特別是建國以后,他掌管的經費項目之多,數額之大,內容之機密,更是常人所難以想象的。他經手過黃金、美鈔、銀元、珠寶和數以億萬計的巨額人民幣,包括毛澤東的稿費。他擔任中南海管理局局長后,財、權集于一身,只要他寫張條子,就可以從銀行支取成千上萬的巨額資金;只要他打個電話,就可以從國內任何地方調來所需要的物資。他的權力,超過了許多身居要職的人。他25年始終恪盡職守,一絲不茍,他過手的每一筆錢財,來龍去脈都有完備的記載,管理得井井有條,記錄得明明白白,而他和家人卻兩袖清風、一塵不染。賴祖烈的高尚品質和出色工作,頗得中央領導信賴和好評,他被譽為中共中央的紅管家、好管家。

“文化大革命”中,賴祖烈受到嚴重迫害,被送到江西勞動改造整整10年,至粉碎“四人邦”后才得以平反昭雪。1978年以后,他當選為第五屆、第六屆全國政協委員。

賴祖烈在半個多世紀的革命生涯中,大部分時間從事財經管理工作,他歷盡艱辛、嘔心瀝血,出色地完成了繁重而艱巨的任務,建立了顯著功績。他艱苦奮斗、兩袖清風、勤勤懇懇、忠于職守,為中共中央和中央領導人服務,為建設和發展中央機關后勤管理、生產服務工作,傾注了大量心血,做出了重要貢獻。

1983年10月6日,賴祖烈因病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6歲。

 

(作者系永定區文博研究員)

 



?
篮球比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