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聞網歡迎您!

?西陂的風情 西陂的故事

2019-04-24 16:54:28 來源: 永定新聞網  責任編輯:   

西陂的風情西陂的故事

□張耀清 

西陂的故事從哪講起?

西陂的故事從忠誠講起。

西陂的忠誠故事有哪些?

西陂的忠誠故事有三個?一個是“水”的故事,一個是“樓”的故事,一個是“蘇維埃”的故事。

“水”的故事與忠誠有關嗎?

有的。“水”的忠誠就在于它忠于高山大地,忠于江河大海。“水”每天都在忠實履行它的使命,一路奔騰向前。流過高山,流過大地,流向江河,流向大海,從不停歇,從不倒退。這正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砥礪前行”。

“樓“的故事也與忠誠有關嗎?

有的。“樓“的忠誠就像樓自身,中中正正,不偏不倚,不卑不吭。每天忠實守護著它的主人,不論風霜雪雨還是春夏秋冬,不論貧窮還是富貴,任憑滄海桑田,任憑風雨變幻,不離不棄,始終如一,直到永遠。

與“水”的故事、“樓”的故事不同,“蘇維埃”的故事是一個關于紅色的故事。

在西陂有一個村民小組叫“蘇維埃”。從1928年成立至今,已經“91歲”了。不論是戰爭年代還是和平年代,不論是當年蘇維埃政權還是白色恐怖,從未改名,從未退怯,堅定不移捍衛蘇維埃的名義,堅定不移守衛蘇維埃的勝利果實。

三個故事,講述同一個主題:忠誠。

為什么西陂“水”的故事是忠誠?

為什么西陂“樓”的故事是忠誠?

為什么西陂的“蘇維埃”故事是忠誠?

其實,這不是西陂的水與別處有什么不同,也不是西陂的樓與別處有什么不同,更不是西陂的“蘇維埃”跟其他地方的蘇維埃有什么不同。西陂的故事之所以從忠誠講起,這是因為西陂的風情與其他地方不同。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要講清楚西陂的忠誠故事,還得追尋西陂的風土人情和民間信仰。

從表面看,西陂作為一個客家傳統古村落,與其他古村落沒什么太大區別。但是,只要走近西陂,貼近西陂,了解西陂,你就會發現,西陂的風情“與眾不同”。西陂的風情留下許許多多的故事和許許多多的“秘密”。

說起西陂的風情,當首推西陂天后宮。天后宮的故事可以從不同角度去講,但我想講述的天后宮故事也與忠誠有關。

要講天后宮與忠誠有關的故事,可以從天后宮的建造講起。據說,天后宮前后歷經七代人才建成。為什么一座塔式結構的建筑要花那么長的時間,我曾經對此產生懷疑。直到最近,一次次走進西陂我才知道自己“誤解”了西陂。

西陂天后宮的建造之所以用了這么長的時間,有二個重要因素,一個是天后宮當時是建造在永定河的中央,技術難度較大:二是由于建造費用比較大,籌措時間較長。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第一個原因。不論什么原因,我們從中可以看到西陂村民為了建造天后宮的那種執著與不離不棄,更是看到了西陂村民對“媽祖”的愛戴和敬仰。據說,天后宮最早是取名為“印星塔”,一度取名為“狀元塔”,最后才取名為“天后宮”。取名為“天后宮”最直接的原因是西陂絕大部分村民姓林,與“媽祖”姓林有直接的關系。但在我看來,故事遠不止于此。因為一個塔名改了三次,說明了什么?一是說明“媽祖”在西陂人心中的那種崇高地位,二是西陂村民將“媽祖”恭請進塔中,是為了讓子孫后代不忘來時路,更不要忘記“媽祖”的教誨,不要忘記“媽祖”的精神。要像“媽祖”那樣,為了漁民的海上平安,不惜犧牲自己。“媽祖”的這種精神,就是叫“忠誠”。忠于一方土地,忠于一方百姓。而“媽祖”的這一精神一直成為西陂村民的“傳家寶”。三是天后宮從此巍然屹立在西陂村口,守護做這片土地,護佑著一方平安。正是在“媽祖”精神的熏陶和影響下,西陂村在上個世紀涌現出一大批忠于中國共產黨、忠于蘇維埃的先烈,為西陂革命史寫下光輝的一頁。

很久以來,我也一直以為西陂只有“媽祖”信仰,直到最近深入到西陂的家家戶戶采風之后,我又發現自己再次“誤解”了西陂。

其實西陂是一個民間信仰十分包容的村莊。有土地伯公、有藥神、有保生大帝、有佛教、有道教、有基督教等等。特別是在西陂村至今還保留最為完整的五個立于村中的“天官大帝”。“天大大帝”是一個天上派到人間的神明,在網上下載都可以找到文字記載和圖像。但是在西陂,“天官大帝”不是畫像,而是由一個高一米的底座。一個長八十公分的石柱和一個由四根柱子支撐起一個類似屋頂的“亭子”組成。在“天官大帝”高高聳立的“亭子”,分別刻有不同的“五字”楹聯。一盞燈,一個供人們祭祀的“香燭臺”,這就是“天官大帝”。在一個村內,同時擁有如此眾多的民間信仰是非常少見的,作為一個客家文化的學者,我在20多年的田野調查中,是第一次發現擁有最多民間信仰的一個村落,也是第一次看見“天官大帝”。但事實上讓我大為吃驚、大為驚嘆的還不是這些。

在西陂村的林姓宗祠里,祭祀大廳的兩側,必有寫上“忠孝廉義”四個大字,非常醒目。都說自古“忠孝”兩難全,為什么他們要把“忠”字放第一位呢?那是因為,在客家人看來,比“孝”更重要的是“忠”。“忠”與“孝”并不矛盾。與孝順父母比起來,忠于國家、忠于民族,實際是一種“大孝”。所以,每當國家、民族需要他們時,他們總會第一個站出來,第一個沖在最前面,直至犧牲自己的性命。這就是客家人心目中的“忠孝”文化。

其實,西陂村民間信仰還有很多是我們之前沒有發現和了解到的。

那天,我和西陂鄉賢林泉鎮到一座一座土樓去調查時,在一座已經圍墻倒塌的舊房子前,林泉鎮和一位老阿婆問候。我便順道走了進去,這一走進去,讓我大為驚訝。只見在已經四面透風的大廳屏風正下面一個香火裊裊的伯公神位,我問阿婆,為什么這里已經沒人住了,還要敬伯公神位?阿婆說,雖然他們都已搬出去住了,但這里是他們的祖屋。所以,他們必須回到祖屋來祭拜伯公。在祖屋設立伯公神位,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一直以來,我總認為伯公神位要么在村口,要么在水口,從來沒見過在屋內大廳設立的。當我剛剛為這一發現驚嘆時,我又在另一處屋內有新的發現。原來在西陂,他們不僅在祖屋大廳設立伯公神位,還在主樓(住宿處)的一樓,設立伯公神位。這一發現,讓我自己把自己“擊垮”了。想想,這些年我一直在做伯公文化的文章,并且就伯公文化現象提出了一個新的觀點,用于我所創作的大型話劇《信仰》上。誰知,到了西陂,才知道自己并不真正了解伯公文化,才知道自己對客家民間信仰的認識是多么的膚淺。

西陂村的這一發現,雖然讓我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對客家文化的了解,但我也十分慶幸能夠找到西陂“忠誠文化”的又一重要依據。

西陂村祭拜伯公的這一奇特現象,在我看來,至少可以說明一點,那就是西陂村人對神明的敬畏之心使得西陂“忠誠”文化獨樹一幟。用簡單的話來說,西陂村人在村口設立伯公神位,在祖屋設立伯公神位,在住所設立伯公神位,相當于給每個人每天設立了“三道關”。每一個西陂村民,每天都要過這“三道關”。倘若,那天那個人做了對不起祖宗的事,他就有可能進不了村:如果那天那個人做了對不起宗族的事,他就有可能進不了祖屋:如果那天那個人做了對不起家族的事,就可能進不了“家”。即便進了村子,也進不了祖屋,即便進了祖屋也進不了住所。一旦進不去,連家都沒了,更不要說,百年之后更是成了“孤魂野鬼”。這是客家人最忌諱的事。所以,這“三道關”,無形中就成了西陂村人的一堵“忠誠墻”。

我曾經在話劇《信仰》里提出,民間信仰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轉化為革命信仰,紅色信仰。西陂村的這一現象再次證明了這一點。

我在西陂聽到這樣一個故事,當年西陂有一批革命先輩因特殊時期特殊原因被錯殺時,他們不僅臨犧牲前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的口號,還在犧牲前為了節省子彈,請求組織讓他選擇另一種犧牲方式。這就是一個個革命者,為后人留下的精神財富——“忠誠”。

我在西陂還聽到一個個十分讓人感動不已又讓人久久難以緩過神來的故事。這是一群“目不識丁”的已婚婦女,當年他們剛剛結婚不久,丈夫要么上前線犧牲了,要么跟著紅軍長征在路上犧牲了,要么被錯殺了……,但她們為了革命血脈不會中斷,堅持不改嫁。有的為了相信自己丈夫是忠于革命的,堅持給自己丈夫還一個清白。有的不信信自己丈夫已經犧牲,便堅持等丈夫回來并含辛茹苦守住和撐起一個家。這些故事不止一個人,是一群人。為什么在西陂會有這樣一群人呢?原因很簡單,她們心中有信仰。因為她們相信自己的親人不會背叛革命,她們隨時要把自己丈夫的“魂”召回宗祠、召回“家”。忠于家庭、忠于丈夫。忠于革命,這就是西陂村的一群“寡婦”用青春、用生命、用愛情寫下的“忠誠”。

在西陂我還聽到這樣一個故事。西陂最早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林修富的二個弟弟為了支持革命籌措經費,不惜賣掉自己的親骨肉。當我把這個故事講給一些朋友聽時,有的感到不可思議。其實,他們并未真正了解客家文化,并未真正了解客家人。我記得有一首《天下鄉親》中有一段歌詞是這樣寫的:最后一碗米用來做軍糧,最后一尺布用來縫軍裝,最后一塊老棉襖蓋在了擔架上,最后一個親骨肉送他上戰場。我想,這就是老區人民的奉獻精神,這是一般人難以想象的,也絕不是用世俗眼光所能理解的了的。正如習總書記在談到閩西時所說,閩西為中國革命作出了巨大犧牲,重大貢獻。我想習總書記這句話,正是對閩西兒女對黨忠誠,對革命忠誠的最高評價和充分肯定。

在西陂類似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但不論多少故事,他們都在共同講述一個話題:忠誠。

是的,“忠誠”是西陂人世世代代一直在講述的故事。西陂的“忠誠”故事從什么時候開始講起,恐怕誰也誰不清。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西陂的“忠誠”故事一定與民間信仰有關,與西陂村的民俗風情有關。我曾經寫過一首關于客家長板凳的歌詞,講的是客家土樓前,都有一張長板凳,客家人每天就是坐在長板凳上聊國是、聊歷史。雖然這是一個簡單的故事,但是足于說明,在客家人的日常生活中,他們聊得最多的是國是,講得最多的是“忠誠”的故事。所以我想在文章結尾,把這首歌詞奉獻給讀者。

《土樓有條長板凳》

(說唱)

長板凳,板凳長,

土樓的板凳九尺長。

長長的板凳長又長,

不如爺爺的故事長。

爺爺的爺爺的爺爺

長長的故事講不完。

爸爸的爸爸的爸爸

再把長長的故事講。

長長的故事有多長,

從秦始皇、唐明皇再到乾隆皇,

還有驚天動地的共產黨,

你說咋不長?

長長的故事為何這么長?

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都要講,

還有仁義禮信和忠孝兩難全,

你說能不長?

 

土樓的板凳長又長,

不如爺爺的故事長。

一個故事講了千百遍,

故事里的故事幸福長。

故事留下我幾多希望,

故事撥亮我人生航向,

故事里裝著家國天下,

故事里裝滿耕讀傳家。

 

長板凳,板凳長

土樓的板凳九尺長,

長長的板凳有我長長的思念,

長長的故事里放飛我長長的夢想。

長板凳,板凳長,

土樓的板凳九尺長。

長長的板凳有我長長的愛戀,

長長的故事寄托了我長長的向往。


?
篮球比分查询